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盗墓笔记|刀剑乱舞|写手花嫁|乙女耽美通通都吃√

《在今年的七夕节或许能找到自己的宝藏》上

刀剑乱舞乙女向,attwell企划(里面的人都是神仙除了我)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

文中所有“山姥切”都指山姥切国广,因为是第一人称,请勿误解。

ooc属于我,山姥切是最好的





“寻宝大会?”

听到我的话时,正在保养刀剑的山姥切愣了一下,转头朝向暗搓搓凑过来的我。

“没错没错!”我兴致冲冲地用手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圈,“奖品是装着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福袋,谁找到了就归谁!”

今天某节课下课后,有同学过来和我说今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七夕,本三年级里有不少是中国人,他们举办了一场七夕活动,其中就有一项寻宝大会。

学校里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对于各个国家的节日习俗,学校都表示尊重和赞同,因此即使是不同国家的人,只要愿意也可以共度异国节日。

那个同学问我愿不愿意来玩,说是兽灵的话也可以一起参加。

我双手合十满脸期待,为了显示出迫切的渴望还无辜地眨眨眼,试图用可爱的表情打动山姥切:“晚上我们一起去玩吧?”

“不行。”被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为什么——”我又眨了眨眼,暗送秋波再争取一下。

山姥切停下手上动作,皱眉看我:“晚上你看不见。”

我哀嚎一声,拽住山姥切的胳膊——他在擦刀,我不敢用力,只能轻轻地晃,用软绵绵的声音去嗲他:“不就是轻微夜盲吗?有那么夸张吗……山姥切你可以陪我去啊,正好我看别人都是成双入对的,我一个人混进去怎么都很可怜,我真的很想去啊。”

山姥切瞥过来一个眼神,大意估计是你的眼神我还不清楚。

我冲他吐吐舌,死皮赖脸。结果他不理我,不动如山地继续做自己的事。

“不要这么无情啊,难得能够从繁重的学业里出来放松一下,我们可以当成饭后散步。”

我稍微用力握了握山姥切的胳膊表示不满,他的身上暖乎乎的,隔着运动服我都能感觉到手心捂得有些热。和他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不同,就算是冬天山姥切也暖和得像个火炉子,我一度认为他是用四件衣服捂出来的热度,可无论我冬天穿的有多狗熊,我照样冻成鼻涕都能结冰溜子的冰棍。

人形暖炉此时已经全心投入到保养刀的事宜中,他专心致志地在刀上涂抹保养油,再用米纸细细地抹匀。我见他那么认真,也不好去打扰他,就放开手,乖乖地坐在一旁等他,看他一点点把刀擦亮。

当然只有这个时间,我才能够好好打量山姥切。

山姥切一直很敏感他人的视线,过多的视线聚集在他身上,他就会恨不得用白披风把自己包成球。

我托腮盯着山姥切,用视线描摹他的模样。

他的眼睫毛很长,低垂着眼的时候,那细细密密的睫毛仿佛书上绘画的中国江南古建筑的青黛屋檐,垂下一个漂亮的弧度,莫名地让人想去亲吻……以及他严严实实抿起来的嘴唇,淡色的唇看起来只有过度亲吻才能红润起来……

我猛的一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山姥切突然反转刀刃,我还以为刚刚的不良想法被我无知觉地说出来了,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一躲,结果定睛一看,是山姥切的保养工作已经结束了。他收刀入鞘,舒了一口气,转头面对我。

我现在脑子还被刚才的念头炸的有点蒙,茫然地看着他,就听见山姥切说道:“走吧。”

“嗯?去哪?”

“去你说的寻宝大会。”

“哦……你答应了?!太好啦!”我一愣又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抬手重重地拍了几下山姥切的胳膊,“吓死人了你,这种事一早答应不就好了嘛!”

“不要乱跑,记得跟紧我,走丢了的话找人很麻烦……你下手也太狠了!”山姥切站起来躲闪我的打击。

我冲他做了鬼脸,拿起斗篷套在身上,“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先去吃饭然后寻宝!”


我们到达活动现场时,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人聚集在那里。现场点了大量的灯笼,红彤彤的光映得每一处发亮,这倒是解决了我夜盲的苦。

穿着云雾纱衣的漂亮女孩们摇曳着身姿在人群中穿梭,有一个人飘过来递给我一个红色帖子。

我打开帖子,纸面上漂浮出金色的字:兹定于今晚戌时至亥时举行七夕寻宝事宜,共七只福袋,藏于七地,福袋中藏何事物无人得知,需诸位成对寻找,愿欢笑而归。

“你看看,幸亏我把你拖过来了,之前的小道消息可没说要两个人组队参加啊。”我抖抖帖子冲山姥切嘚瑟。

山姥切不理会我的无聊举动,他插腰站在我身边,指着帖子道:“下面还有字。”

“嗯?是吗?”我吹口气散去金字,下面又浮现出一张图纸,上面标识了藏福袋的范围。

“这是藏宝图啊。”我仔细看了看,指着水院教学楼的标识问山姥切:“我们去这儿好不好?这儿我们熟悉。”

“嗯。”

魔法烟花升上天空嘭的一声炸开,寻宝大会正式开始。人群流动了起来,成对的人们各自奔着目的地前进。

人太多了,我被挤得差点冲走,随后一只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是山姥切,他把我拖回他身边,扣住我的肩膀往他怀里带。

“跟着我。”他如是说着,用另一只手拨开拥挤的人们。

我靠在山姥切怀里,这个动作可以说的上是依偎了。不是没有过和山姥切贴得很近的经历,但是此刻我又回忆起之前的妄想。

亲吻他什么的……七夕节现在也有情人节的寓意来着……成双的配对也是为了情侣们而设定的吧……

脚不由自主地走着,我沉浸在无边无际地幻想里,我忽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在萌发。

有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我一下子惊醒,就见山姥切站在我面前,皱着眉盯着我看:“你怎么了?”

“啊?我能有什么?”我故作镇定。

“可你刚才在奇怪地傻笑。”山姥切看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

什么?!不是吧我居然无意间暴露了本性?我立马摸了摸脸,确认没有傻笑地流出口水后,正了正表情咳嗽几下:“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已经到教学楼了吗?”

我环顾四周,这儿确实是水院教学楼,高大的建筑楼矗立在我们面前。我仰头往上看,平日里风格华美大气花纹繁复美丽的欧式建筑,在黑夜里显得莫名阴森,活像西方玄幻小说里的吸血鬼城堡。周围照明的灯泛着惨白的光,树木随风沙沙作响,夜风冷嗖嗖的,我不禁抱紧了胳膊。

都是心理作用心理作用,我才不怕呢我胆子可大,我身边还有侦查高的刺猬。

“为,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来啊……其他人呢?”

山姥切侧耳听了听:“他们也要过来了,我们走的比较快。”

明白了,刺猬总是擅长走小路的。我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气,然后默念几句咒语,两个白色的光球漂浮在我和山姥切面前。

“趁其他人还没有来,我们捷足先登!”

“……你还是跟在我后面吧。”山姥切的语气特别无奈,他捉住我肩膀把我往他身后带,扬头嗅了嗅,“这里有一股……甜味。”

“甜味?什么甜味?山姥切你莫非是和小一一样成了糖果搜索器?”我的舍友在寻找宿舍里白猫兽灵藏起来的糖果时,那直觉总是一摸一准。

“不是。”山姥切居然还很认真地回答我,他微闭上眼又嗅了一会儿,“是草药和果实的气味。”

草药和果实?我脑瓜一转一想就明白了:“是香囊,我听说七夕会赠与人香囊,就是用花瓣草药之类的植物做囊心。”

我又想了想,向山姥切求证:“也就是说,这儿的福袋里可能是香囊?”

“有可能。”山姥切揉揉太阳穴,眯了眯眼睛,“闻起来很舒服。”

“那就先沿着香味找吧,我们出发!”远处已经传来了别人光球的亮光,我们需要快点动作。

我和山姥切走进教学楼,教学楼很大,我打算凭借山姥切的嗅觉,先人一步找到福袋。

结果一进去我们就走散了。

——未完待续——




啊终于赶上了……今天不停地有事儿阻碍我写文……本来打算一次性搞定的,结果还是要拖吗(趴在地上不想动)

我写文一直都不咋地,能看到这里还愿意看我下一篇的人,你们都是天使!



评论
热度 ( 15 )

© 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