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盗墓笔记|刀剑乱舞|写手花嫁|乙女耽美通通都吃√

《有的人离家出走就会遇到好运》(上)

刀剑乱舞乙女向,时代设定19世纪末,地点芬兰

船员陆奥守吉行×逃家大小姐女审神者

是给 @魔法师慕月 写的!最近一直忙着升学和肝大包平,我对不起她啊啊啊啊啊啊啊!!!!!三天了才只写了上!!!!!我去跪榴莲!!!!(土土土土土土下座)

总之希望能够得熊猫心意,婶婶的性格我尽力去把握的欢快一点,至于吉行,啊你就是天使(

正文走起↓










脏乱的小巷里,几个地痞凶神恶煞地追赶一个女孩。

“别让她跑了!那丫头身上有不少好东西!”

莫西安达两条腿飞快奔跑,背上的巨弓实在沉重,如果不能尽快脱身,自己就会被追上。

她听着背后粗野的吼叫,判断壮汉们一时半会是抓不到她的,然后四处观察,在一个拐弯后她眼睛一亮。

地痞们追过来,结果拐弯处的巷道半点女孩人影都没有。

“路这么长,还背着把大弓,那丫头跑不了这么快。”为首的一个壮汉走几步看看前方,转头命令手下,“快!给我找!她肯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了。”

几个手下纷纷掉头寻找,突然有个人浑身一颤,惨叫着倒下。紧接着又有两个人倒下,只剩下壮汉一个人惊慌四顾:“谁?!是谁干的!”

莫西安达轻快地吹了声口哨,吸引壮汉抬头看她,然后猛的一跃,抄起巨弓从上往下狠狠拍击那张肥肉横陈的脸。

“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仿佛都能听到鼻梁骨断折的声音,壮汉晕乎乎地晃了晃,流着鼻血两眼一翻,嘭的一声倒地。

“呦吼!一击命中!”莫西安达轻快落地,打了个响指,扛着巨弓特别自豪。她踢了踢壮汉死尸一样的身体,回身走到其他昏迷的人边,确认他们全部倒下。那些倒下的人的脖子上都插了一支细细的木箭,箭头上被莫西安达涂抹了迷药。

在拐弯过后,她眼尖瞄到巷道上方的墙壁破裂几个大缺口,于是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背抵墙脚踩壁挪上去,踩着缺口借力,顺利地伏击了地痞们。

“我可不好欺负!”莫西安达叉腰,得意洋洋。

不过是在付钱买吃的时,不小心暴露了钱袋里过多的钱财,就被地痞流氓盯上,外面的世界果然和父亲说的一样,人心莫测。

莫西安达背起巨弓,脚步轻快地朝巷口走去。

在巷口,她深深呼吸一口外面的空气,刚刚在小巷里一阵逃跑,她现在身上不少汗。凉风吹拂过来,莫西安达感觉清爽了许多。

她抬腿就要离开,一只厚厚的手突然从背后捂住她的嘴巴,大力地把她拖进巷子里。

“唔——?!”莫西安达大吃一惊,谁?!

“妈的死丫头,下手还挺狠。”壮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听起来颇为愤怒,他的鼻血滴答砸在莫西安达的肩上,莫西安达只觉得恶心。

壮汉死死地捂住她的嘴和鼻子,恶毒地咒骂:“疼死老子了——本来还想好生伺候下你的,现在你就直接去死吧!”

我应该直接他打后脑勺的!莫西安达现在格外后悔自己因为顾及性命而没有下死手,她扒着壮汉的手狠狠抓挠,血印子都挖出来了,可是壮汉毫不松手。

混蛋!放开我!我才不想死!!莫西安达的内心拼命呐喊。

脖子勒的太疼了,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视野逐渐模糊。

“砰!”

突如其来一声枪响,壮汉的胳膊猛溅出鲜血,他惨叫着松手,连连退后几步。莫西安达趁此机会,立即挣脱禁锢,回身狠狠地踹了一脚壮汉的肚子,逃离危险。

“嘿,到这儿来。”一个爽朗的声音叫她,莫西安达回头,只见巷口站着一个青年,逆着光。他手持一把枪,枪口还有淡淡的硝烟。

就是这个人救了我?莫西安达跑过去,接近对方后她看清了青年,那是个奇装异服的人,一身朱红袍子加黑底白浪的灯笼裤腿,他晃了晃脑后的小辫子,语气轻快,眼神却锐利如刀,枪准确地瞄准壮汉的头颅:“俺啊,一点都不喜欢战斗来着,但是伤害女人的混账,一点都不值得俺手下留情。”

“艹!”壮汉爆粗,捂着流血的胳膊和吃痛的肚子,想冲上前报复,又忌惮青年手上的枪,最后只能恨恨地瞪着青年和莫西安达,转身咒骂着离开。

坏人总是没有好报的!瞅着壮汉狼狈逃走的背影直到消失,莫西安达在心里雀跃欢叫,她拍了拍青年的后背,等到青年转身面向她,莫西安达鞠躬致谢:“那个,非常感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嘛。”青年摆了摆手,爽朗地笑着,“你啊,是哪家的大小姐?俺送你回去吧,一个人的话可能还会被盯上哦。”

“哎?!”莫西安达一惊,猛的抬头,“你,你怎么知道我……?!”

“别乱想别乱想,俺可没有调查过你啊,俺是第一次见你。”青年赶紧摆手表示自己的清白,他抵着下巴,上下打量几眼莫西安达,“你这身衣服,也只有家境富裕的才能穿的起吧?所以俺就猜你的来历是哪家小姐。”

莫西安达是一身马术装,用上好的布料制成的。在19世纪末,芬兰处于尼古拉二世的俄罗斯化统治下,人人生活贫苦,能够向莫西安达这样衣着光鲜出手阔绰的,确实少见。

原来我一开始就会成为坏人们的靶子吗……莫西安达有些郁闷,她是家族的旁支,过于活泼撒野的性子和淡薄的血脉,让本家的人对她关注甚少,但是在吃穿上,本家没怎么亏待过她,虽然目的是把她拉扯成人后早点嫁出去。

想到这儿莫西安达更郁闷了,她捶了捶青年的肩,一副丢了毛线球的猫咪样,语气还有点不满和委屈:“都怪你,心情超级不好。”

“嗯???”青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怎么了?

他的肚子突然咕噜叫了一声,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尴尬,安静得只听见咕噜的声音又响了一遍。

“啊哈哈……”青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勺,左顾右盼,“俺本来是在找吃饭的地方来着,碰巧看见你被人拖进了巷子里,急得救人,结果忘了肚子还在叫呢,哈哈。”他笑的特别开心,就像肆意清爽的海风呼啸而过,满脸笑容也感染了莫西安达。

莫西安达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她也笑开了嘴,拍拍腰带上的荷包:“走!为表谢意,我请你吃好吃的!”

“真的可以吗?俺的饭量可是很大的。”

“你刚刚不也是说我是大小姐吗,大小姐当然是腰缠万贯!跟着我有肉吃!”莫西安达气势汹汹,拖着青年蹦蹦跳跳走到街道上,“我叫莫西安达,你呢!”

“俺啊,嘿嘿,俺叫陆奥守吉行!”青年拍拍胸脯,一脸阳光,“是海上的船员!”



——未完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