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盗墓笔记|刀剑乱舞|写手花嫁|乙女耽美通通都吃√

友人问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山姥切。

我坐在走廊里望着庭院里的春色,其实闲暇时我也有想过,山姥切并非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更偏好鹤丸和狮子王那样,清爽元气,开朗幽默,无时无刻都能给人带来快乐和欢笑,在很久以前我一直都很中意这种。

在翻看政府的刀帐书时,我也没有被山姥切吸引。

他第一次现世,那张精致的脸也只是让我这个颜控对他增加了不少好感度,毫无多余情愫。

那是怎样喜欢上的呢?

“要吃点吗,茶点。”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山姥切端着一盘茶点踱步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嗯。”我捡起一块茶点,自己没吃,而是抵着山姥切的嘴唇喂他,“你也吃。”

山姥切被我举动吓一跳,犹豫着要不要张嘴,我催促他快点,他才迟疑地张嘴吞了下去,咬了咬咽下去。

“怎么样?”

山姥切捂着嘴点点头,脸有点红,估计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刚刚的动作太过亲昵。

我看着他,噗嗤一声笑出声,不出所料的,得到他一句“有什么好笑的!”。

容易害羞,单纯,总是用块白布把自己包裹起来,这是平时小日常的山姥切国广。

我自己也捡了一块茶点吃,同时把刚写好的出阵名单递给山姥切:“新的出阵名单,近侍大人麻烦你带队啦。”

“……又是我,这样可以吗。”山姥切没有接过名单,眼神飘忽,“像我这样的仿品,有资格吗。”

“当然可以,你可是国广家的第一杰作,我最可靠的刀啊!”我把名单拍到他头上,用很认真很笃定的语气对他说,“交给你了,山姥切国广。”

我能感觉到纸下的人微微一震,良久,名单被接过。

“知道了,我可没有逼你对我抱有那么大期待啊。”听起来是很无奈的语气,山姥切起身,他那双漂亮的眸子注视着我,“我走了。”

“嗯!”我重重点头,目送着他离去。他的背影非常挺拔,像覆满雪的青松。

自卑,不自信,在意仿品身份,但在得到他人的肯定后,又会坚信自己是国广第一杰作的名誉,然后不负期待的完成每一次作战,这是出阵时的山姥切国广。

还有他斩敌时的干脆利落,安慰人时的笨拙语言,鼓励新人时反而会自己先不好意思,等等等等,每一面组成最独一无二最拨动我心弦的山姥切国广。

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吧。我趴在地板上,晃着腿,掏出藏起来的书信,用笔在上面写下对友人的回复。

“对我而言,他是最好的,仅此而已。”

樱花顺着春风慢悠悠地飘进走廊,这是我和山姥切国广交往的第一个季节。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54 )

© 今天也要吃粮吃到死的花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