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已经要忙的上天了

盗墓笔记|刀剑乱舞|写手花嫁|乙女耽美通通都吃√

《老板你收不收脾气好有礼貌的美青年》

刀剑乱舞乙女向

时代设定1910s——一战爆发前

助手一期×侦探华里

ooc属于我

这是给舍友家 @kari_Agnes 女儿写的文(用flag换来的,大家以后不要像我,乱插flag,欠债了就不好了)

欢迎阅读↓

一期一振仰头望着眼前的公寓,再次对着纸条确认了一下地址,无误后才相信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一之濑侦探社……就在这栋漂亮的单身公寓里?

一期一振现在在大学进修,因为家里弟弟众多,他打算趁假期时间找份临时工补贴家用。他的导师丰臣教授在得知这个想法后,主动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说是亲戚女儿的侦探社目前缺一个助手,只需要负责处理人际关系和一些简单的工作事宜,报酬丰厚,像一期一振这样心细的人,应该能够胜任。

不过丰臣教授还补了一句:“这个小姑娘脾气和生活习惯有点怪,不像你以前遇见的淑女们,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一期一振想那应该是指被宠的无法无天的大小姐,对于这种人虽然麻烦,但不棘手,想来不会有多少不便。

于是一期一振就找到这里,为此他还穿上了自己最昂贵的西装。不过在看到公寓后,他有些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之前也有根据教授给的号码,打电话联系对方的,让他意外的,接通的人是个女声。女性做侦探的事,一期一振还是头一次听到。

不过他没有多问,在告知自己的来意后,那个女声询问了他的名字和学历,然后平淡地说了一句那就来吧,面试。

那位女性也自报了姓名,是什么来着……一期一振偏头想了想,对了,一之濑华里,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

先进去吧,丰臣教授推荐的话,应当是可靠的。

一期一振走到公寓门前,拍下门铃,在等待主人开门时,他抽空整理领带和袖口,确保自己看起来一丝不苟完美无缺。

几秒钟后,里面传来一个女性懒洋洋的声音:“谁呀?”

“我是一期一振,昨天曾和您约过见面的。”一期一振使自己的声音音调保持在门里人能听到又不至于太吵的范围。

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睡裙散着头发的女人站在玄关,看起来很娇小,她淡淡地打量几下一期一振,点点头说:“是你啊,进来吧。”

“呃……您这是?”

一期一振表面上仍是得体的微笑,内心已经难以形容,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导师的可信度了。

侦探都是这样的吗?在约好的初次见面的男性面前穿着睡裙?即使英国女权运动兴起,人们思想逐渐开放,但也没有开放到女性穿着睡裙接待客人。

一期一振侧过脸不去看女人,说话仍是礼貌有分寸:“您可以先换件正装,我在门外等候您。”

“……真麻烦。”女人皱眉,发出不满的声音,“你不进来就别想工作了。”

“这样很失礼。”一期一振坚持道。

女人有些生气了,她撑着门,言语不善:“如果不是因为你是丰臣叔叔推荐过来的,我已经摔门了,他也有和你说过吧,我和别人不一样。如果想要在我手下工作并得到丰厚报酬,你就要习惯我在家的穿着。”她深吸一口气,用很认真也有些嚣张的语气问道,“我是一之濑华里,是你想要工作的雇主,你进不进来?”

一期一振沉默良久,在华里忍不住真要摔门的时候,他点点头:“那就打扰了。”

一之濑华里忽然觉得自己在欺负人——按照常理来说这种行为确实是在欺负。英国女性地位才刚刚起步,传统观念依旧根深蒂固,女性无论如何都要保持淑女形象,去强迫一个正直善良的男性接受一个几乎算是衣冠不整的女性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确实是不太好的行为。

之前前来应聘的男性都被她吓跑了,这个面善的青年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拖鞋在这儿。”她指了指地毯,单凭一期一振俊秀的容貌和得体的举动,她还是很希望这个青年能留下做事。

一期一振礼貌地道谢,换上拖鞋,将自己的皮鞋整齐地摆在地毯上,跟着华里走进屋里。

让一期一振放宽心的,和华里慵懒的形象不同,屋子里非常干净整洁,每一件物品都摆放的端端正正,家居环境非常良好。

他这才觉得有点靠谱了。如果是衣物横飞脏乱不洁的布局,他一定立马走人,他还是有些洁癖的。

客厅按照会议室风格布置,看起来这里就是平时办公的地方。华里带着一期一振来到办公桌前,指了指座椅让他坐下,自己转到旁边用咖啡机冲泡了两杯,一杯推给一期一振,一杯自己带着,在桌对面坐了下来。

“只有咖啡。”意思是你不喝也得喝。

“……谢谢。”一期一振抿了一口,味道醇香浓厚,可见是用优质咖啡和高档咖啡机冲泡出来的。

尽管1906年商用咖啡机就已在英国推广,几年后好的咖啡机仍是价格不菲的,看来这位侦探小姐自身足够富裕,也难怪能付的起那么丰厚的报酬。

“从丰臣叔叔那里我大概了解了下你。”华里像只猫一样窝在柔软的椅子里,刚刚咄咄逼人的样子稍有些软化,她眼神有些探究地望着一期一振,“他说你是伦敦大学的优等生,很聪明,能很好处理人际关系,做事认真。”

“承蒙老师褒奖。”

“……”华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点头,“看起来不错。”

这算是夸奖吗?一期一振想,说实在的到现在他还是不太相信,面前这个体态娇小衣冠不整的女人会是侦探。

“我能了解侦探社里的平时业务如何吗?”他询问。

“可以啊。”华里探出身子,从抽屉里摸出一串钥匙,丢到一期一振面前,“装档案的书柜就在你身边,钥匙上有标签,对照着打开柜子,档案弄脏了就给我重抄一份。”她一口气说完,又重新瘫回靠椅里。

……我还不是你的助手呢。一期一振心里腹诽,还是拿起钥匙起身来到柜子前,对照标签开锁,随机取出一份档案盒,回到座椅上,小心翼翼地解开盒上的绳子,抽出一份文件。

他翻阅了几张,除了寻常的调查情史寻找丢失物品,居然还有几个和苏格兰场合作的案子。

这真是让他大大的惊讶了一番,看来一之濑华里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一期一振收起档案,不由得对华里投去敬佩的目光。

他并不是特别尊崇传统的人,在工业的迅速发展和新思潮的兴起下,他的思想也逐渐开放。能够冲破传统思想桎梏,以女性的身份独立自主生活并且取得优异的结果,尽管生活习惯奇怪,他还是对一之濑华里报有极高的评价。

“我想在您这儿工作。”一期一振认真的对华里说。

出乎意料的,华里没回话,只是托腮看他,两个人之间忽然陷入莫名的安静。一期一振有点担忧,刚刚在玄关门口顶撞了华里,对方可能因此拒绝他。

“喵——”

一声软糯的猫叫突兀响起,一期一振一愣,就看见一只白猫从阳台走进来,轻盈一跃跳上桌子,不怕生的,好奇地向他踱过来。

一期一振发现这只猫和自己的瞳色一模一样,都是蜂蜜金。

“把档案收起来,一期,猫会踩上去留下爪印的。”华里突然下指示。

一期一振赶紧起身拿走档案,白猫见档案被收走,还有些不高兴地喵呜一声。

华里伸手捞起白猫,一脸教训熊孩子的表情:“再留爪印就把你水煮了吃了。”

“喵——”

一期一振看着一人一猫对峙,忽然有点想笑——他也就这么干了,然后换来了华里一记眼刀:“笑什么,到时候把你一起煮了。”

“您是要谋杀在下吗?”一期一振倒也好脾气地开起玩笑,“那您亏了,在下身无分文,人肉想必也不好吃。”

“那就把自己抵给我干活。”华里毫不忌讳地说出在这个时代不知廉耻的话,她盯着一期一振,把猫递过去,“首先给它洗澡喂食。”

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脸红刚才那句话,就被新的消息震住了:“您雇佣我了?”

“是啊,进我家门那一刻就是了。”华里把手里的猫又递过去一点,“接着啊,我手酸。”

一期一振消化了几秒自己已被雇佣的事实,舒口气,把手上的档案放回书柜,走上前接过猫,微微一笑:“荣幸之至。”

(当然后来一期一振一点也不觉得荣幸了,因为华里太难伺候了。)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花+已经要忙的上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