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已经要忙的上天了

盗墓笔记|刀剑乱舞|写手花嫁|乙女耽美通通都吃√

《论菜鸟魔法师如何使刺猬签订不平等条约》

刀剑魔法paro乙女向,Attwell学院企划

山姥切国广乙女同人文,原创婶

关键词:相遇之地

正文↓↓↓





我是在十六岁那年遇到了山姥切国广,那时我还只是个魔力刚苏醒的入门者,没有兽灵没有导师,和山姥切契约纯属是个意外。

————

“啊啊啊这只白猫好可爱!啊啊还有那只黑猫!喵喵喵!”我抱着朋友的胳膊尖叫,“这里是天堂!!”

被我吵的受不了的朋友超级嫌弃地一把推开我:“一边去啦你!吵死人了!明明今天是我选宠物吧!”

“我不管我不管!”我原地蹦跳旋转三圈,“我也要领养一只小可爱!带回家天天揉!”

“随你好啦,只要你家里人同意养。”朋友摊摊手,“还有麻烦你安静一点啦,这里可是公共场所。”

“哦对,要安静,要安静。”我立马放轻了声音,别的顾客已经被我的声音吵的有些不满了。今天我是陪朋友来宠物救助站领养一只小动物,算作是她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朋友对外面的猫猫不感兴趣,她更喜欢小狗,我陪着她往里面走,能看到两边摆放了不少笼子,里面的动物们有的有伤,有的已经痊愈,非常好奇地看着我们。

一只刺猬吸引了我。

那是一只褐色的小刺猬,正恹恹地趴在笼子底部,身上还裹了好几层纱布,背部的刺微微地透了出来。

朋友似乎是看中了一只小狗,我和她说了声到处看看,就跑过去蹲在小刺猬的笼子前。刺猬似乎是醒着的,它睁开眼睛扫了我一眼。

我感觉到它的戒备,但我还是要确认一件事——

“你是兽灵吗?”

很明显的,刺猬更警戒了,我觉得它都快要炸的跳起来了。

“别担心别担心?我不是坏人。”说完这话我都忍不住嫌弃自己,这不就是反派的台词吗?!我看看左右,见没人关注这边,组织语言轻声说道,“如你所见,我是魔法师,你就是兽灵吧?你的气息很明显。”

魔法师能够感受到兽灵的气息,当然兽灵也能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是我眼前这只刺猬因为受伤过重,没力气掩盖气息,才会被我发现。

刺猬似乎是见抵赖不过了,头部面向我扬了扬。

我猜它是要问我想干什么,于是我把我脑内刚刚成型的念头说了出来:“我想请你做我的兽灵。”

最近这一年,我发现我和常人不一样,我能够用水去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凭空划出一串水去浇花什么的,家里的花在我锲而不舍地实验下都淹死了不少。

我有些惊喜又有些惶恐,最后把这事告诉了父母,父母也是非常惊讶,但他们随后说出的话更是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我是魔法师的后代。我的爷爷那一辈人都是魔法师,然而父母并没有遗传到魔力,想不到在我身上再一次出现。

于是父母告知了我关于魔法师的世界。这世上有一部分是魔法师,他们隐藏在普通人类中,由特殊机构管理,魔法师们除了自身法术战斗,同时会和一种超越普通动物的生物定下契约共同进退,那就是兽灵。

家里人一直没有为我寻找兽灵,按照他们的话说,兽灵是陪伴魔法师的终身挚友,如同血肉一样不可分割,他们认为我应当凭着缘分寻找兽灵。

于是我现在遵循命运的指引,对我面前这只刺猬发出了邀请:“我收到了一个魔法学校的录取书,而我正好没有兽灵,我也会努力成为一个好的魔法师,所以——”

刺猬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我。

哎?

我有不好的预感,但我还是努力用最最诚恳的语言邀请——不,都是拜托了:“请您做我的兽灵吧!”

刺猬仿佛把自己当做了仓鼠,用屁股面对人生,从我的角度看这位兽灵大爷把眼睛都闭上了。

我:“……”我想打人。

“真的不考虑下吗?!我会对你很好的!不会把你当做奴隶使唤的!我会是个很棒的铲屎官儿!”

我激动的声音把朋友都吸引过来了,她拍了拍我的脑瓜:“干啥呢少女?在对一只刺猬深情告白?那你还不如领养了它,带回家好吃好喝供起来。”

“对!”我灵光一闪,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要领养它!”

然后我就看见刺猬十分惊恐地转过身,不可思议地瞪着我,虽然我不知道刺猬的表情是不是那样。

我本来想立即带它回家,结果救护站的工作人员和我说这只刺猬伤还没痊愈,要过一周才能领走。

“小刺猬身上的伤口很奇怪,很多也很密集,像是野兽抓伤的,但是它那么小,什么野兽能抓出那个样子?”在办理领养手续时,负责照看刺猬的医生和我说着,“不过它不是宠物刺猬,你真的要考虑养它吗?野生刺猬会更喜欢野外生活。”

“啊,我知道,我会尽力养的,如果它实在不喜欢我的话……我就放了他。”我一边和医生交流,一边瞟了一眼刺猬。出我意料的,刺猬也在看我,在接触到我的目光后,它一惊,一把扭过头,似乎竭力装作看我只是个意外。

我:“……”看来是个别扭货。

此后的一周内,我每天都会抽空跑到救助站去看望刺猬,并且不停地给他洗脑给他安利自己,我怀疑医生们看着我跟一只刺猬念念叨叨,估计有把我扭送精神病医院的念头。

然后每次我唠叨唠叨地多了,刺猬就会抓笼子还发出尖锐的叫声,我上网查了查,发现这是刺猬气急败坏的表现……

好吧我觉得我和这只刺猬定下契约是不可能的事了。

不过我真的好奇这只刺猬的人形会是什么样子。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我如约领走了刺猬,虽然刺猬看起来并不愿意被我带走,躲在笼子底铺着的干草堆里不搭理我。其实我也很怕我搞错了,万一我感知出错这刺猬不是兽灵,那就尴尬了,于是我打算先把它带到我爷爷那儿,让他替我鉴别。

我走在路上,小心地拎着笼子,生怕晃晃悠悠会让刺猬不舒服。因为爷爷家比较偏远,走着走着路上的人渐渐稀少了,到后来直接就剩我一个人,周围安静极了,只有路两边的树随风沙沙作响,陪着我寂寥的脚步声。

风停了。

我忽然察觉到有谁在看着我,那是一股阴邪又狂躁的视线,我似乎还闻到了一阵恶臭——

“唧——!唧——!!”笼子里的刺猬突然尖叫起来,还疯狂地撞着笼子。我吓得低头看它,然后,我看到了一道诡异的庞大的影子延伸过我的脚下——

“啊!”我惊愕回头,只见一个大约两人高的人形怪物站在不远处,它浑身黑漆漆的,身上的肌肉鼓起来,黑气缭绕着它,还散发恶臭。不知名的怪物死死地盯着我,张来了满是利齿的阔嘴,大量的唾液滴落下来,溅了一地。

“这是什么?!”我惊恐地后退几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物——是和魔法有关?!初步了解魔法世界的我忽然想到这个。

现在要怎么做?!

……跑!

我把笼子抱在怀里,转身拔腿就跑,身后的怪物慢慢踱了几步后,迈开脚步追了上来。

太快了太快了!风猛烈地拍打我的脸,好几次我都感觉到怪物的爪子就要抓住我了。刺猬在笼子里疯狂尖叫,我听着心烦,大吼:“别叫了!”突然背后轰的一声巨响,我脚下的石块崩裂翘起,一阵气浪把我掀飞了出去。

“啊!!”

我惨叫着狠狠地摔在地上,怀里的笼子也被甩了出去,哐当哐当摔在一边,我都听到刺猬摔痛的唧唧声。可我已经无暇顾及它了,怪物已经追到我面前了,它刚刚用双爪狠狠砸地,才把我拦了下来。

怪物的嘴巴张得更大,浑浊的唾液滴在我脚边,我恐惧地抖着身子,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看着怪物的两爪伸向我,似乎是想撕裂我——我只知道,现在,我要葬身此地了。

谁来,谁来救救我?!

“——”

有刀出鞘的声音响起,一道白色的光劈开了黑色的爪子。怪物挥舞着断肢惨叫地后退,金色头发的身影站在我面前——

“我是山姥切国广。你这怪物,记住我的名字。”

我惊讶地望着突兀出现的青年,他披着白披风,手上持着刀。

“你,你是谁?”

自称山姥切国广的青年把脸偏向我,漂亮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和我契约吗?”

哎?哎?!我立马看向丢在一边的笼子,笼子的拉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应该是刚刚摔坏了。

刺猬显灵啦!

我正沉迷在刺猬终于变身了还是个美少年时,山姥切快步过来一把拉起我:“别发呆了,快起来到一边躲好,这家伙交给我。”他催促我快点走。

他长得漂亮极了,但我也无暇欣赏,立即爬起来想要躲开,没想到对面怪物怒吼了一声冲了过来,竟是想要用身体冲撞我们!

山姥切立即捞起我往路边逃,尽管错开了正面冲撞,但怪物的冲击余波又一次掀飞了我们。

“疼!”我和山姥切一起撞到一颗树上,我觉得我都听到了我背部的哀嚎。

山姥切看起来也被撞得不轻,左胳膊还受伤了,血沿着手流了下来,袖子都染红了,他眉头皱的紧紧的,但没有喊疼,咬紧牙关一下翻身起来,半蹲着身挡在我面前:“你会不会什么法术?”

“啥?”我的头有点晕,似乎是脑震荡了,对山姥切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不是魔法师吗!总该会点魔法吧!这家伙很棘手,我上次也是被他打伤了,现在我灵力不够我支撑人形!”山姥切的语速很快但没有丝毫慌乱,我却能感觉到他的焦急。确实,能看出来他人形已经有些虚晃了。

但是我帮不上他——“我不行!我只是刚入门啊!没有学习魔法!”

“……那只能速战速决了。”山姥切啧了一声,低下身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他的刘海被吹开,露出了锐利的眼眸。

“喂,来啊,我就在这儿,放马过来。”他对怪物发起战斗邀请。

怪物也重新把头转向我们,垂着身子,似乎准备下一次冲锋。

不行啊,这种冲击下,我们都会死!

我看着山姥切有些透明的身体,快急疯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山姥切有灵力,如果他有足够灵力的话!

“山姥切国广!和我契约!我给你提供灵力!!”我几乎是用吼的叫出这句话。

“什么?!”

我不顾山姥切的惊愕,直接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胳膊,舔了一下他手上的血。契约需要魔法师和兽灵互相饮下对方的血,以血为媒介签订一生至死不渝的契约。

“快点!”山姥切明显地抖了一下,想要挣脱我,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喝我的血!”

山姥切非常震惊地看着我,他还有些抗拒,但紧急关头他也没辙,最后下定决心直接抓住我肩膀把我拖到他面前,对我的左侧脖颈以下狠狠地咬了一口。

“我…天!”我吃痛叫了一声,山姥切你又不是蝙蝠你咬我脖子干嘛!你要血的话可以用刀割啊!

他咬的太重了,有血沿着我的肩膀流了下来,同时还有柔软的东西重重地舔了一下伤口。饮到血后,山姥切放开我,这时有白色的光环浮起绕在我们身边,我心里忽然感觉到有什么把我和山姥切连了起来,永远绑定在一起。

“契约达成。”山姥切用拇指抹了抹嘴唇,上面还有点血迹,他翡翠色的眼眸安静又有些复杂地看着我,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又欲言而止。

“呜嗷嗷嗷嗷嗷!”怪物咆哮着,狂躁阴深的浊目死死盯着我们。山姥切立即推开了我,转身侧压身子,双手持刀刀尖向上,目光尖锐如鹰。

他要一招定胜负。

“你那种轻视的眼神,我很不喜欢啊!”山姥切锁定了猎物,握紧刀柄脚底发力冲了上去,长刀挥斩,“以死来付出代价吧!”

他的速度太快了,怪物还没有反应山姥切就已经冲到它的面前,第一刀划开了怪物的眼睛,然后扭转刀向,第二刀直捅心脏。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怪物惨叫地退后,已经断开的双爪痛苦地挥舞,那只是徒劳,最后怪物踉跄了几步,重重地砸在地上,身体渐渐化为尘靡,和扬起的尘土一同散去。

山姥切稳稳地落地,收刀入鞘,然后向我走来。因为我灵力的供给,他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

“那个怪物是什么?”我问他。

“和我们一样是兽灵,不过已经暗堕了。”山姥切走到我面前,“你没事吧?”

“啊啊没事儿,我还不错?就是头有点晕。”我点点脑袋,过会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山姥切点点头,随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我时又是一副欲言而止的模样。

我生怕他说出什么“我不想和你签订契约”的话,急急忙忙先发话:“那个,恭喜我们第一次合作顺利!”

山姥切愣了一下,我露出邀功请赏的样子傻笑,忽然想起来自己除了强制人契约啥都没做啊,立马就有些心虚了:“哎嘿嘿…好像我也什么都没做啊…”

要死这刺猬会不会砍了我!

当我正绞尽脑汁想如何哄乖一只刺猬时,山姥切忽然叹了口气,手插着腰,一脸的无奈:“你啊,和我这种普通的兽灵签订契约,早晚会后悔的吧。”

“哎?为什么这么说?山姥切很厉害啊?”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和你签订契约很好。”能打能萌颜又高。

山姥切又愣住了,我发现他似乎还有点脸红?

见我盯他,山姥切反应过来,他立刻戴起兜帽遮住好看的脸,偏过头不看我。

“随你好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听着他别扭的语气,再回想起前几日的相处和之前的欲言又止样,我一拍脑袋明白了,原来山姥切还真是只别扭的刺猬啊!他是怕我以后嫌弃他不中用才一直不肯和我契约!

天哪他太可爱了吧!

别扭的属性一下子戳到了我的萌点,我抱着肚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得到了山姥切恼怒成羞的质问:“有什么好笑的啊!”

“抱歉抱歉,因为山姥切太可爱了。”我努力平息自己的笑意,顶着山姥切又要炸的了目光,把手递给他,“那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魔法师啦!”

山姥切睁大了眼睛,惊讶于我说的话。有风吹过来,悠悠地飘过我们之间。我注视他的眼睛,虽然我说的很肯定很诚恳,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他拒绝我。

许久,山姥切垂下脸,轻轻地接住了我的手,然后用力握住,像是要肯定什么:“荣幸之至。”

我笑了起来,用最热情的笑容回应他:“请多指教!”

从此以后我和我的小伙伴山姥切国广踏上了美好的未来。

————

“幸,醒醒,我们到了。”有人轻轻推着我,把我叫醒。

我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同时摸索着身边的行李:“到啦?”

“嗯,行李我已经拿下来了。”山姥切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哦好的!”我整了整身上的斗篷校服,下了公车,山姥切正拎着两个行李箱等我。

离我和他签订契约已经过去两年了,他还是那副老样子,笔直地站在那里,神似白被单的白披风披在身上,兜帽和过长的刘海半掩住好看的面容。

等公车开走,我手搭凉棚眺望面前学校门上金色的招牌。

Attwell,矗立在冰雪的北境内的一所魔法学校,我在和山姥切契约后就来到这里念书,也有两年的时间了。

学校再过一天就要开学了,大门口早已用魔法绘出了巨大的横幅“欢迎新同学!”,只有魔法师才能看到。

“啊——”我撑了个懒腰,“不知道这个寒假小一在宿舍待的好不好?有没有想我呢?”我大步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身向山姥切伸出手。

“走吧,山姥切!新的学期开始了!”

——END——


————

终于写完了……好想戳戳刺猬被被的肚皮安慰身心……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趴)

小一是隔壁婶一之濑华里,是个超级可爱的姑娘!抱住!

大家快来看企划文啊,可爱的姑娘们等着你!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花+已经要忙的上天了 | Powered by LOFTER